额叶带电

---------

---------

我们的脸蛋很相配

吴世勋x崔珉起

想写一段包裹着砂糖跟野梅的LOVE STORY


吴世勋x美妆网red崔珉起

C1

“Ren~你起床没有?今天要是再迟到晚饭就你请哦~”
 
“起了起了,不会迟到你放心吧~啊 我在做早饭呢,先不跟你聊了,挂了哦~”
 
“诶诶诶~你干嘛一大早突然做饭了?昨晚带了男人回家吗?….”
 
“惠利啊~不好意思~爱你啵啵~”
 
嘟……………
 
伴随着电话的收线音,那如玉石般清爽温润的声音也戛然而止,随即响起的是烧红的油锅里倒入食材的滋滋声。
 
初秋的空气带着炎夏没有的丝丝凉意,赤裸的身躯摩擦着被子蜷缩在温暖的被窝,枕边是一股隐秘微甜又夹杂着些许野菊的焚香味。
 
翻了个身,一只骨节分明的大手伸出了被窝,在床头的位置似乎在摸寻些什么。未果。床上的人双眼未睁却眉头紧皱。像是感觉出周遭气味的变化又或是因为宿醉后带来的头疼与口渴。吴世勋睁开眼睛,映入眼帘床的左边是一大片明亮的落地窗,令一边则是由一幅镂空的木质屏风,把活动区隔断开了。不是认识朋友的住所,也不是某个一夜情对象的家。毕竟昨晚喝得都断片了,能硬起来才怪。伸手把在床头柜插着充电的手机拿了过来,没有未接来电,没有未读短信,当然了,一个公司的总裁怎么可能有人催着上班嘛。
 
一阵煎蛋培根香气飘来,还有锅铲和碗碟不经意的碰撞声。如此日常化的一切,让从不在家开火的吴世勋非常好奇到底是谁把烂醉如泥的自己捡回了家。想罢,便掀开被子朝外面走去。
 
透过过道落地窗,细碎的阳光映落在崔珉起披散的鬓角边。一头黑亮如绸缎般的长发自然的垂在背后,他穿着围裙,绑带宽松地系在盈盈一握的腰间。从背后看,还真的有点雌雄不分。忙着把刚煮好的醒酒汤从厨房端到餐桌上,顺便叫醒昨晚喝个烂醉缠着他回家的大帅哥。抬眼一看,正与昨晚捡回来的尸体目光相交。
 
怔了一下,问:
 
“你醒了吗?看你皱着眉很不舒服吗?头很疼吗?”
 
意识到自己一连串的发问可能会让对方感到堂皇一般。便马上补充迟来的自我介绍:
 
“啊~我叫崔珉起。昨晚你好像喝得太醉了,手机也关机了,就把你带回来了。”
 
“吴世勋。”声音嘶哑无比。
 
 
 
“醒酒汤已经做好了,你要现在喝还是洗漱完再喝?”
 
仅穿一条内裤,倚靠在壁柜的腹肌尸体实在是太养眼了,崔珉起像是眼睛不知道该往哪里看比较好,又连忙发问。
 
吴世勋看着对方微微泛红的脸颊双眼下垂,右手紧张地抓了一下围裙角,太可爱了。像初次出窝的小兔子,带着冲撞急切探寻着周边茂密的青草堆。这种自欺式的镇定自若让因为宿醉产生的不良反应好像也没那么难受了。抬起手臂闻了下身上散发的恶臭酒味,还是先去洗刷一下再跟小兔子一起用餐比较好。
 
“啊~浴室在那边,你昨晚的衣服我已经洗干净放在浴袍旁边的架子上了。”
 
走进浴室,拉开水闸,让水打湿头发,流淌身躯凹凸曲线。壁柜上的熏香散着香根草的味道,清新而又带着些许玫瑰混着蜂蜜的淡淡甜味。犹如在飘满落叶的枫树林里,品尝着微甜的花茶般使身体渐渐的暖起来。
 
趁着尸体沐浴的这段时间,崔珉起顺便把妆化好了。虽然只画了眼妆,但对于一个美妆博主来说这是个出门前必须的。
 
洗漱完毕的吴世勋赤脚走了出来,胸前扣子还没扣上,胸肌隐隐欲现,宽肩窄腰。
崔珉起看着吴世勋,野性而又内敛地散发着男性魅力,是与自己截然不同的体型。让他有点眼前犯晕,目光更加不知道该往哪里放却又不舍的盯着他的身体。
 
早饭过后,已经快十点了。崔珉起想起中午还得出门,便到梳妆台前坐下。丝滑的膏体沿着嘴唇轻抹一圈,就像灌木边带着朝露的野莓一样水嫩。
 
叩叩
 
是手指轻敲屏风的声音,崔珉起拿着还没有来得及盖上的粉饼回头。
 
“你是要出门吗?现在我也要回公司了,要顺便载你吗?”
 
“好啊~准备要跟朋友逛街呢~谢谢你哦~”



-----------------tbc----------------